歡迎來到肥城市利多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全國咨詢熱線0538-3234118
神思遐想 祈福納吉-肥桃文化-肥城市利多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官網-

肥桃文化

 

推薦產品

24小時服務熱線 0538-3234118

肥桃文化

神思遐想 祈福納吉

發布日期:2021-06-15 11:46:24瀏覽次數:206

桃的故事猶如一顆盛果期的佛桃樹,千百年來,結的碩果累累,一個接著一個,一串連著一串……
  眾所周知,神話是遠古人民表現對自然及文化現象的理解與想象的故事,是人類早期的不自覺的藝術創作。我國神話中敘述事件最早的是“開天辟地”神話?!对娊洝肥俏覈涊d神話最早的著作。而《山海經》這部先秦時期的奇書,最重要的價值在于保存了大量的神話傳說,從中也可以看到幾分真實歷史的影子。
  《夸父逐日》和《桃都山神話》是兩個最具代表性的有關桃的神話作品。對這兩則神話歷代文人學者研究頗多,觀點各異。但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夸父逐日》神話講的是追求光明與大自然斗爭,是一個民族遷徒神話。神話的“夸父”是神或人或動物或圖騰或氏族名,我認為都不是最主要的。重要的是體現出了先民的精神追求。正像有的學者講的:“神話思維是在人類發展的一定階段上,在特定的生產方式、生活形態和心理環境中原始人類的一種特殊智力形式和思維方式,是原始人民借以認識和掌握世界的一種‘理論思維’體系”。


  《夸父追日》講述的是這樣一個神話


  從前的博文國里有一位臣人,名叫“夸父”。他經常住在北方大荒中一座叫做“成都載天”的山上。他奔跑起來很快,衣著打扮也很奇特,左右兩個耳朵上掛了兩條蛇,算是耳環,左右兩中手里握著兩條大黃蛇,顯得十分威武。
  有一天,夸父看見原野上西斜的太陽,忽然想到:“太陽落下地去,黑夜便要來臨,我喜歡光明,我要去追趕太陽”。這一奇想,使他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悲壯的事情。
  夸父追著太陽飛快的奔跑著,跑啊跑啊,追呀,追呀,快得就像一陣風,瞬息間便已超越千萬里。一直把太陽追到了禺谷。也就是太陽落下去的地方。
  一團極大的紅亮的火球就在他的面前,夸父歡喜地舉起雙手,想把這個火球捉住,但極度的疲勞使他口渴難耐。他伏下身子,拼命地喝黃河和渭河的水,轉眼之間,黃河、渭河的手都被他喝干了。他又向北方跑去,想去喝大澤里水,可惜還沒有到達目的地,就在中途渴暈了。
  夸父頹然地像一座山樣地倒下來,大地和山河都因這巨人的倒下而發出轟然的震響。這時,太陽已向禺谷落去,把最后的幾縷金色的光輝涂抹在夸父的臉上,夸父遺憾地看著西沉的太陽,便把手里拄的杖奮力往前一拋,閉上眼睛長眠了。
  當東方的太陽再次升起的時候,便發現了原野上死去的夸父,已經變做了一座大山。山的北邊,有一片綠葉茂密、碩果累累的桃樹,傳說就是夸父拋出去的手杖變成的。一片片桃樹結出了蜜甜可口的果實,供給后來追尋光明的人解除口渴,使他們一個個精神百倍。不惜犧牲地去努力奮斗,奮勇前行。這段神話出自《山海經·海外北經》原文只有37字。
  另一個頗具代表性的桃文化神話“神荼、郁壘”也叫“桃都山神話”,今本《山海經》未見記載。但很多典籍中均有記載。如王充的《論衡·訂鬼篇》、《亂龍篇》,司馬遷的《史記·武帝本紀》、《后漢書·禮儀志》、《太平御覽·果·桃》、宋裴骃的《集解》注、《文選·東京賦》李善注引《風俗通》和《漢學堂從書》輯《河圖括地圖》等等。研究專家指出,這是一個氏族融合的神話。神話中的“桃都山”是夸父族人聚居地之一;“神荼、郁壘”是扶桃木的守護神,“雞”、“桃”、“虎”、“鬼”均為圖騰崇拜的氏族,大桃樹上的天雞是扶桑樹上的太陽鳥的變體,是桃林文化和扶桑文化的結合。漢朝王充著的《論衡·訂鬼篇》對這則神話是這樣描寫的:
  《山海經》又曰:滄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間東北曰鬼門,萬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種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壘,主閱領萬鬼。惡害之鬼,執以葦索而以食虎。于是黃帝乃作禮,以時驅之,立大桃人,門戶畫神荼、郁壘與虎,懸葦索以御兇魅。
  我國有關桃的民間傳說從地域上說的是廣泛的,從內容上看也是豐富多彩的,有植物、動物的,有神仙人物的,有仙桃來源、食桃成仙的,也有桃枝避邪驅鬼的。在此錄幾種不同類型的有趣傳說。


《肥桃的傳說》


  在肥城的西尚里村桃園里,有一顆古老的桃樹,誰也說不清這棵精壯的桃樹活了多久。聽當地的老者講,這棵桃樹與當年王母娘娘的舉辦的一次蟠桃會有關系。
  相傳在肥城的白云山下,住著一戶姓王的老漢。老漢個子瘦小,年逾花甲,家貧如洗,在山坡上用茅草搭起了三間破草房,艱難度日。
  王老漢日子雖然過得艱難,但他特別喜愛桃樹,房前屋后,地坡下都種上了一株株桃樹。每到清明前后桃花盛開的時候和仲秋前后桃子成熟的時候,王老漢都坐在桃樹下,叼著旱煙袋,滋潤有味地吸著煙,享受著一份別人無法理解的快樂。
  有一年,天大旱,地里莊稼顆粒不收,桃樹也象得了瘟疫一樣無精打采。人們無法生活下去。王老漢一家只好隨著逃荒的人流四處乞討。后來王老漢終于支撐不住,病臥不起,臨終前他爬到廟前,祈求老天爺下點雨,救救天下的百姓,但老天爺始終沒有睜眼,龍王也沒有抬頭,王老漢含恨死去了。
  王老漢死后,王老婆婆的日子更加艱難,竟也一病不起。為了給老母親治病,兒子把種的桃子全部賣了,可錢還是不夠,還有一味貴重的營養藥配不上。兒子想,藥不全,治不好病。便焦急地問大夫:“這味藥有什么可以代替的嗎?”大夫回答道:“有,需要你腿上的二兩肉即可”。兒子聽罷,二話不說,回到家中,取出菜刀,從腿上割下了一塊肉,為母親煎藥服用。王老婆婆的病真的就慢慢好了。
  這件事正好給準備到泰山參加王母娘娘的蟠桃會的七仙女看到了,七仙女回稟了王母娘娘,并請求降福人間。王母娘娘聽后很是感動,便將一棵碩大的仙桃核投落到白云山腳下王老漢的桃園中。果然,桃核長出了一株高大的桃樹,結的桃肥大,汁甜,每個都在一斤以上,人們無不嘖嘖稱奇。
  從此,這一家,這一帶逐漸富裕起來,桃樹也繁衍開來,一片一片鋪滿百里山坡,成為馳名中外,群桃之冠的肥桃之鄉。


《楊貴妃·桃花浴》


  唐玄宗李隆基和貴妃楊玉環之間的愛情故事流傳甚廣,世人皆知。“天生麗質難自棄”的楊貴妃善沐浴桃花湯,恐怕知道的人就不是很多了。
  唐朝天寶四載,即公元745年,楊玉環被唐玄宗冊封為貴妃,寵愛有加。正象著名詩人白居易在《長恨歌》中寫道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承歡侍宴無閑暇,春從春游夜云夜。后宮佳麗三千人,三人寵愛在一人”。
  楊貴妃之所以從備受皇帝李隆基的寵愛,除了“天生麗質”以外,與她在華清宮里華清池經常用溫泉桃花浴是分不開的。傳說,當年楊貴妃在華清池沐浴桃花浴的主要秘方為:防風、荊芥、桃花、茉莉花、丹桂花、川芎、甘松等,可清除各種異味,出浴如芙蓉出水,分外嬌媚,皮膚變得光澤潤滑無比,三日內其香不散。
  從此,王公貴族,大戶人家的少女、少婦紛紛效仿,風靡一時。


《鬼怕桃樹枝》


  相傳很久以前,在泰山西部的一個小村莊,村里有個少年,很英俊,勇敢,村里的人給他取個外號叫不怕。他每天都到村后的白云山上放羊。
  有一天,他把牛趕到山后,就爬到山頂去玩。突然聽到一陣低微的打石聲,便循聲走去。走到響聲處,見一鬼正在一個小洞里鑿石。這個鬼長發披肩,渾身黑毛,奇大無比的鼻子,血盆般的大口,相貌陰森可怕。
  這鬼發現了少年,大聲喝道:“你是哪家的小子,竟敢闖到老爺的家里來,看我把你抓來做午餐”。不怕正色道:“你這可惡的魔鬼,傷害了多少人,我來找你算賬!”鬼怪叫了一聲,便撲向不怕。不怕一閃身躲到一塊大石后面,鬼追趕了過來,不怕又跑到另一塊石頭下后,鬼連撲了兩個空,追撲愈急。不怕十分機靈,東繞西轉,撿起石頭打鬼。但鬼毫不懼色,繼續追趕。這時不怕隨身從旁邊折了一枝桃樹枝,慢慢繞到鬼身后,向鬼的頭部打擊,這一打竟把鬼打昏了過去。沒過多長時間,鬼又醒了過來,撒腿就逃。不怕追了上去,截住了鬼的去路。鬼望見不怕手中的“金鞭”,嚇得就地一滾,變成了一只肥大的黑老鼠慌張逃竄。不怕照準黑老鼠狠狠打擊,黑老鼠便化作一灘污血。
  少年不怕用桃樹枝打鬼的故事很快傳開了。所以現在農村很多地方,時??吹矫考颐繎舻拈T上、窗上都插上一根細桃枝。小孩出門時,背后也都插著一根細桃枝,說是這樣便可以驅鬼保平安了。
  在我國桃文化發源地的主要地區——泰山腳下,黃河之濱的肥城還廣泛流傳著很多有關桃的神話和傳說。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溫涼泉》、《南極老人》、《八仙慶壽》、《偷桃》、《張道士種桃》等。
  有關桃的傳說和故事流傳到了現代,又賦予了新的時代色彩。再錄兩則現代桃的故事。


《馮玉祥肥城種佛桃》


  著名愛國將領馮玉祥對佛桃情有獨鐘。1934年隱居泰山時,在仲秋桃熟的時候到肥城桃園視察,看到碩大如斗、甘美多汁的佛桃時,情不自禁,出口成章,賦詩一首:“肥城桃,肥城桃,越大越好,不獨達官貴人食,窮苦大眾也要吃個飽”。
  到了冬天,馮玉祥將軍就派部屬宋海亭和恭振亞到肥城北儀仙村籌建桃園。1936年馮玉祥將軍又在泰山試種佛桃,同時,將泰山蘋果移到北儀仙村試栽。到1938年春,馮玉祥將軍在肥城的桃園以優惠三分之一的價格出售桃苗十萬余株,為發展佛桃事業盡了心力,做出了貢獻。


《“桃王”與“亞運”》


  1990年9月的北京,第11屆亞洲運動會召開前夕,山東省肥城市辦事處李志文第11位桃農,把精心培育的11個特大肥桃獻給了亞運會。
  亞運會組委會又將這11棵肥桃轉贈給了中國體育代表團,團長袁偉民接到桃后,出語不凡:“ 11棵肥桃11棵心,代表11億中國人民,獻給11屆亞運會——四個11”!
  接著,袁偉民讓工作人員挑了兩個最大最好的肥桃送給訓練受傷的臺北女籃選手蔣憶德小姐,以示慰問。工作人員對蔣小姐說:“這是山東桃農對亞運會的一片心意。聽說您受傷了,袁偉民團長特意讓我們給您送來兩個。祝您早日治好傷,賽出好成績。”蔣小姐聽罷格外高興,雙手捧著碩大肥桃的愛不釋手,她把桃貼在臉上,親了又親。一旁的新華社記者迅速扣動快門,攝下了這一動人的鏡頭。
  其實,這里李志文等桃農第五次向國家獻肥桃了。
  70多歲的李志文從小跟著爺爺、父親學種桃樹。1953年,他代表互助組的17戶桃農,挑選了13個大肥桃(共14斤多),寄給國務院,轉交給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親筆回信,并寄去50元錢,以后他曾三次進京給黨中央、毛主席送肥桃。當他得知要在北京舉辦第11屆亞運會的喜訊后,早在桃花盛開的季節,就和其他桃農選擇了最好的品種——紅里肥桃,精心培養。當肥桃成熟后,他們又特制了一個裝桃的木箱,工工整整的寫上:“11個肥桃11棵心,棵棵紅心獻亞運”?!?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text-indent: 2em;" />   9月9日,北京亞運會就給李志文等桃農寄來了紀念證書。
  桃農的故事就像肥城十萬畝“世上桃源”一樣,面積在擴大,品種在優化,一代一代地在流傳……

0538-3234118
亚洲国产福利一区二区三区